高考杂志

人物教学下的时空观念核心素养形成

时间:2021-07-05 人气:

  摘 要:本文拟以《西学东渐,落地生根——“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的圆梦之旅》一课为案例,探讨怎样利用人物教学,落实时空观念核心素养。
  关键词:人物教学;时空观念;核心素养;西学东渐
  历史是一门研究“人”的学科,每一段历史就是一段人类的活动史。历史又是发生在过去的事情,所以才有了“时间是历史的第一要素”的说法。“‘时空观念’是指对事物与特定时间及空间的联系进行观察、分析的观念,徐蓝教授认为它是‘诸素养中学科本质的体现’。”[1]脱离了客观的时空因素,历史也就脱离了它的原貌和研究价值。因此,我们在日常的教学或研究历史问题上,首先要把握好历史人物与历史时空的关系,让课堂更加鲜活、贴近历史真实,让研究更加具有科学性。
  不少学者在这方面做过典型示范,如钱穆先生在点评历史制度的论著中,就一再强调时空因素的不可或缺。他说:“……时代已变,制度已不存在,单凭异代人主观的意见和悬空的推论,决不能恰切符合该项制度在当时实现的需要和真确的用意。”[2]强调制度创设必是出于当世时代之所需,我们异代人研究历史,断不应该脱离时空之约束,去悬空推论脱离历史环境的结论。所以说,时空观念对历史非常重要。
  笔者本文想就此借鉴《西学东渐,落地生根——“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的圆梦之旅》一文的教学课堂智慧,梳理人物教学下的时空观念核心素养养成,遂成此文,以作引玉之砖,恳请斧正。
  科组里的袁老师是一名新教师,她在我们的教学活动中开展了一堂名为《西学东渐,落地生根——“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的圆梦之旅》的公开课。课堂采取历史人物教学的模式,借助历史人物——容闳作为梳理历史事件的时空主轴,通过这一典型的历史人物原型,再现那段波浪壮阔的历史涛浪,把个人命运与历史沧桑、时空观念与人物教学,有机的结合到了一起,实现无缝对接,使听着感受到一堂课堂盛宴。
  历史人物教学首先需要借助一个人物。当然,这个人物必须是历史上典型的代表,他可能是个声名显赫、影响巨大的人物,也可能是个大家非常熟知,但影响比较一般的人物……总而言之,必须达到“典型”为佳。钱穆先生在其所著《中国历史研究法》“如何研究历史人物”一讲中就说:“历史是人事的记录,必是先有了人才有历史的。……因此历史虽说属于人,但重要的只在比较少数人身上。……故要研究历史,首先要懂得人,尤其需要懂得少数的历史人物。……”[3]所以历史人物教学借助历史人物来展现课堂的形式,很值得研究、探讨和发展。而钱穆先生所谓“比较少数”的人,必是具有突出影响力的人、是典型的代表。在实施教学时需要对这个“人物”花點心思去推敲,绝非随意安插个历史人物就可以的。需考虑到这个人物的历史地位、人生经历、历史贡献等等,还不应忽略学情因素,“他”必须是学生比较熟知的人物最好。
  其次,人物的生活以及他的生命活动的时间、空间必须符合课标教学内容的时代背景,否则容易出现缺乏时代感或陷入人造史料的陷阱。布罗代尔在《论历史·历史学和时段》中就有过精辟的论断:“任何历史研究都关心如何分解过去的时间,根据或多或少有意识的偏爱或排斥选择不同的编年现实。……”[4]作为人物教学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教师应该大胆的根据自己的“偏爱”,依据唯物主义的理念去科学地取材,选择吻合时空因素的人物及其相应历史材料,编织课堂环节。
  回到《西学东渐,落地生根——“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的圆梦之旅》的课堂上来,袁老师处理课堂教学环节很有一套方法。首先她选举容闳作为课堂灵魂人物,完全符合历史人物教学的要求,不但容闳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历史人物,而且其经历完全符合时空背景,正如雷颐教授《历史,何以至此》中所言:“学习近代史,无论‘进步’,还是‘反动’,肯定还是否定,赞扬还是批判,,我们的目光自然容易聚焦于林则徐、曾国藩、康有为、孙中山等这些叱咤风云的人物,而远非风云人物的容闳(笔者注:1828—1912)却是唯一全程参与了近代史的幸运者。”那么选择容闳人生作为课堂教学的时空主轴,再合适不过了。下面我们一起重温一下袁老师的课堂教学过程。
  课前,袁老师显然引导学生做足了预习和动脑、动手的工作,让学生绘制知识结构图,从中看到有的学生绘制的是线状知识结构图,有的绘制的是网状结构图、有的是表格状结构图等,这样就很好的给学生落实了本课的知识结构。
  课堂以“宏观建构”环节落实西学东渐的知识架构导入,抓住西学东渐之“渐”,以时空为线轴,划分地主阶级为代表的林则徐魏源开眼看世界、洋务派的中体西用;资产阶级为代表的早期维新思想传播、后期康梁的维新运动、孙中山为首的辛亥革命、陈独秀胡适李大钊等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无产阶级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传播。从宏观角度、历史大时段梳理了近代以来中国向西方学习、寻求救亡图存的过程,展现了西学东渐的全貌,让听课师生能从宏观角度俯视历史原貌,了解西学东渐的历史过程。(下附知识结构图)
  课堂关键是如何将人物与西学东渐内容紧密结合起来?袁老师很老练地把“容闳”的一生“分解”成几个时间点:
  1828年 1863年 1881年 1898年 1912年 1919年
  即1828年、1863年、1881年、1898年、1912年和时间点,每两个时间点对应一个历史时段,分别冠以“出国梦:年幼出洋,认知世界;洋务梦:中堂“三请”,投身洋务;维新梦:心系祖国,热心维新;共和梦:走向革命,共建民国;文化梦:教育救国,文化革新”“五个梦”为章节,构筑了五个教学环节,递阶讲述容闳的理想奋斗,折射当时的时代主题,落实课堂教学内容。
  这堂课采取历史人物教学模式,课堂从人物生平、经历展开。1828年容闳生于香山县南屏村,家贫无法上学,不得不到邻近的澳门上免学杂费之洋学堂,18岁那年接受布朗校长的邀请,远涉重洋去美国求学,迈出了国门,完成课堂的第一环节任务:“出国梦:年幼出洋,认知世界”。课堂问题设置:“探究一:当时的容闳是‘开眼看世界’的‘草根’第一人,那么谁又是‘开眼看世界’的精英阶层(地主阶级)?他们是如何引导国人开眼看世界?”抛出问题后,展开讲解,完成西学东渐第一阶段内容:林则徐、魏源的“开眼看世界”、“师夷长技以制夷”。19世纪60年代,因机缘巧合,具有留美背景的容闳于1863年秋到安庆拜见了曾国藩。很快,被任命为出洋委员,赴美国购买机器筹办机器制造厂,直接参与了洋务运动。不过此时的容闳依旧念念不忘教育救国,极力促成幼童留学美国的事业。可惜最后幼童留美事业中途夭折。课堂问题设置:“探究二:洋务运动派遣的留学生,成绩非常优秀。但在1881年正当半数学生已经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大学的时候,洋务派却中途将120名留学生全部召回。为什么?”通过这第二环节,完成了“中体西用”课标内容的讲授。时间跨越了19世纪20年代到八十年代的转变,空间完成了从中国到美国再到中国的转换,这一历史时段是中国从开眼看世界、提倡向西方学习再到实践学习西方的过程,借助容闳个人的人生奋斗经历,很好地落实了课标内容。

相关文档:
高考杂志2021年10期论文目录
高考杂志2021年9期论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