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杂志

指向核心文本的群文读写策略

时间:2021-08-17 人气:

  摘 要:当前群文阅读教学更多地强调外延式迁移阅读,旨在拓展,增加量的积累。以提升核心素养为目的语文教学还需要以核心文本为中心,通过比读、对读等策略,理解核心文本的个性特征;通过联读,归纳共性特征,实现读写共生。
  关键词:群文阅读;核心文本策略
  2017版课标设置了18个学习任务群,将群文阅读置于重要的位置。群文阅读的核心就在于比较、鉴别,从而加深理解、提高分析能力。当前群文阅读教学更多地强调外延式迁移阅读,旨在拓展,增加量的积累。以提升核心素养为目的语文教学还需要指向核心文本的内聚式群文阅读:通过一组在主题、结构、风格、题材、文体等方面与核心文本相同或相异的文本的比较,发掘核心文本的教学价值,加深对核心文本的理解。下面就以《别了,不列颠尼亚》的教学为例,谈一谈指向核心文本的群文读写教学策略。
  一、梳理,选择核心文本
  在人教版语文必修教材中,新闻、报告文学这一单元汇集有《别了,不列颠尼亚》、《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包身工》和《飞向太空的航程》四篇文本。梳理这四篇文本,发现《别了,不列颠尼亚》、《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这两篇文本在视角选择、细节刻画、对比衬托方面,将文学手法运用于新闻写作,使客观事实的描述投射出作者主观的色彩,这两篇同属非典型新闻,但却是典范的新闻佳作。再对比《别了,不列颠尼亚》与《飞向太空的航程》、《包身工》,虽然前两个是新闻,后一个是报告文学,但都呈现出时序结构与文学手法相结合,事实材料与背景材料交错出现的特点。基于以上梳理,可以看到,《别了,不列颠尼亚》在新闻结构上可以衔接其余三篇。因此,设计学习活动时,我们可以以《别了,不列颠尼亚》为核心文本,以此为“引子”串联其他文本,实现群文阅读。
  二、比读,感知核心文本
  比照文学类文本,实用类文本尤其是新闻很难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新课标》要求:“语文课程应引导学生在真实的语言运用情境中,通过自主的语言实践活动,积累语言经验,把握祖国语言文字的特点和运用规律。”[1]并在任务群“实用类阅读与交流”、“教学提示”中提出建议:“新闻传媒类内容,在分析与研究当代社会传媒的过程中学习。”通过走进“现场”、“亲临”情境,通过“报道”感知差异,,搭建起学生与核心文本交流对话的平台,激发出学生对核心文本的兴趣。
  我们第一步先通过播放“香港回归交接仪式”视频让学生走进“现场”,以记者的身份报道这一重大事件。第二步,先是审读自己创作的新闻稿是否符合新闻的六要素(何时何地何人何时何因何果),然后比较自己的新闻稿(也可出示以下这篇新闻稿)与《别了,不列颠尼亚》在叙述角度上不同。
  对比之后会发现,《别了,不列颠尼亚》这篇文本没有像我们的文稿,去写庄严的交接仪式现场,去写激动的欢庆人群,而是选择了英方撤离这个角度,叙述了四次降旗仪式。
  三、对读,理解核心文本
  单篇文章,学生阅读过后一般发现不了其独特的表达方式与创作特点,即使发现了,也是浮光掠影,印象并不深刻。这就需要在教师的引导下,在理解文意的基础上,通过在与核心文本关联的其他文本的对比阅读中体味。
  《別了,不列颠尼亚》,就其独特性而言,主要有三点:
  (一)视角选择。香港回归,举国盛典,上文我们就说了,从报道视角作者不写庄严的交接仪式现场、不写激动的欢庆群众,而是写英方撤离。另外,从题目看,不写与查尔斯王子或离任港督彭定康的告别,而是写与英国皇家游轮“不列颠尼亚”号的告别。在视角选择的独特性方面,教师引导学生思考:报道香港回归的新闻视角千姿百态,作者为什么单单选择与“不列颠尼亚”号皇家游轮作别?选择与查尔斯王子或离任港督彭定康作别不也可以吗?这种作别视角,你在其他作品中遇到过吗?然后引入《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的阅读。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运用了多重视角,它不仅写参观者的表情反应,而且写作者对参观者反应的反应。虽然“我”在文本中并没有出现,但我们依然能感受到一个记者犀利的目光、深沉的情感。相对于常规视角——与人告别,《别了,不列颠尼亚》别有深意。不列颠尼亚号为英国历史上第87艘王室游艇,1953年至1997年间服役,曾被英女王及王室成员使用,作过696次外访及272次英国水域内的探访,在战争中承担过救援角色。与极具代表性的游轮告别,它传递的是民族自强后的无边快意。
  (二)对比手法。一篇文章,七处对比——降旗的对比、建筑的对比、背景的对比,港督府的历史与现实的对比、156年前爱德华·贝尔彻的升旗与今天的一位英国海军士兵的降旗对比、易帜时的降旗与升旗的对比,层次丰富,明暗有致。
  能与之呼应的还是《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在布热金卡,“这里居然阳光明媚温暖,一行行白杨树婆娑起舞,在大门附近的草地上,还有儿童在追逐游戏”,而曾经的布热金卡却是人间地狱。这是恐怖与欢乐的对比,也是和平与战争的对比,还是现实与历史的对比。在一排排表情木然的囚徒照片中,却有一张姑娘的照片,“她在温和地微笑着”这是麻木与欢乐的对比,也是绝望与希望的对比。在对比中呈现一个新闻工作者对历史的反思,对现实的思考,对社会的忧虑。
  (三)情感表达。新闻属直陈式写作,它要求作者摈弃主观因素,剔除一切干扰,专注于事实本身,让事实在直陈式的叙述或客观描述中呈现最原始的意义。而《别了,不列颠尼亚》写注视港督旗帜下降的彭定康,作者用“面色凝重”来形容;写象征英国管治结束的告别仪式,作者特地强调:停泊在港湾中的皇家游轮“不列颠尼亚”号和邻近大厦上悬挂的巨幅紫荆花图案,恰好构成这个“日落仪式”的背景——日落仪式这个词语被加了引号;写不列颠尼亚号皇家游轮驶离维多利亚港湾,作者特意补叙了一句:这是英国撤离香港的最后时刻;在这些修饰语的使用、引号的强调、语序变换等细微处我们能窥见作者的激动与兴奋,骄傲与自豪。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的细节描画非常细致,如“在德国人撤退时炸毁的布热金卡毒气室和焚尸炉废墟上,雏菊花在怒放”,这是对遗迹的描写;“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长得丰满,可爱,皮肤细腻,金发碧眼。她温和地微笑着,似乎是为着一个美好而又隐秘的梦想而微笑”,这是对遗照中人物表情的特写。再有,“张大了嘴巴”、“浑身发抖”、“跪了下来”的参观者等等,这些细节都给人以立体的视觉感受和强烈的情感震撼。

相关文档:
高考杂志2021年10期论文目录
高考杂志2021年9期论文目录